小艺看戏|《守岛英雄》第37场演出,舞台上又升

10月1日,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日子,值守的民兵在开山岛升起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。10月8日,在位于南京的江苏大剧院,原创话剧《守岛英雄》,又在2019紫金文化艺术节舞台上的开山岛升起了一面红旗,舞台下迸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。


由江苏省演艺集团话剧院原创的《守岛英雄》,根据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事迹创作,用发生在1986年、1995年、2006年、2016年、2018年五个时间节点的五幕戏外加一个尾声,完成了王继才从上岛到离世的人生构建。 该剧由青年导演袁俊平执导,汇集了老中青三代优秀演员,创排至今已在江苏省内巡演37场,所到之处,观众无不被英雄夫妇的事迹感动,而年轻的演员也在一次次的演出磨砺中,将信仰刻在灵魂深处,状态越来越好。


“小不点儿,你别怕,我就是想找人聊聊天儿。”


故事开头,半夜被岛上老鼠闹醒的王继才,却和它聊起天来——毕竟,这可是岛上为数不多的“活物”。开山岛没有水也没有电,独自在岛上坚守48天的王继才像个“野人”。王仕花上岛后看到丈夫如此模样,除了埋怨,更多的是心疼,之前准备的很多话都说不出口了,千言万语、百般思绪都“含”在了一句最家常的话里:“去打盆水来,我给你洗头。”


“往大里说,你守岛,是尽一个军人的职责,我守你,那也是保家卫国;往小里说,你是我男人,你在哪儿,家就在哪儿。”


在王继才登岛第68天,王仕花又来了。见面之后也不多说话,直接以开山岛女主人的身份忙起了家务。偶然地在装猪头肉(王仕花特意给丈夫捎来的食物)的包里,发现了一封人武部批准王仕花守岛的介绍信,抬起头看见妻子正在拾掇一床崭新的双人被褥,王继才恍然大悟:王仕花也选择了守岛!


开山岛上第一个原住民的诞生是舞台上极具感染力的一幕,即将临盆的王仕花因为台风侵袭无法离岛,关键时刻舞台灯光齐暗,王继才的无措、王仕花的呻吟、观众悬着的心……随着“哇”的一声啼哭,婴儿平安落地。


随后,《守岛英雄》又用了大量的篇幅描写了王继才、王仕花夫妇“父母腰弯愧奉,儿孙远淡亲情”的内疚和自责的心理活动。无论是女儿王芳小小年纪身背生活重担的坚韧,还是儿子王志国在岛上出生不会交朋友的孤立,岛上岛下两个空间的平行发展,无疑都是推动这种情感冲突的关键一环。好的戏剧冲突、情感演绎,根本不需要镜头前满场拉扯、大声哭喊那种粗暴的表演方式。在追光灯下,两位小演员的笔墨不多的表演,以点带面将父母与子女、大家与小家的情感冲突推至高潮。


从王继才初上岛时大声唱响的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》到《弯弯的月亮》《隐形的翅膀》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等幕与幕之间穿插的流行于不同年代的歌曲,既丰富了话剧的艺术表达方式,又为时代发展做了注脚,这32年来,岛外的生活越来越繁华,岛内的日子却是不变的冷清和贫困。


1995年,王继才被上岛看望他的邻居老王“教育”:“商品社会有钱才是真本事,一句承诺能值几个钱,你小子傻不傻愚不愚”。 2006年,王继才发小“臭虾皮”摇身一变成了开发公司的孙总来到岛上,准备开发赌场。他打算用20万元钱来收买王继才的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但是算盘却落空了。尽管不明白孙总带来的打扮时髦、穿着性感的女助理口中冒出的新名词是个啥意思,自己也的确面临儿子上学借下的5000元高利贷没还上的经济困境,但王继才没有一刻的动摇。 舞台上,王仕花种下的苦楝树终于发芽成长,不仅展示着岛上环境的变化,也隐喻着爱国精神的落地与传承。随着剧情的推进,王继才与王仕花夫妇风雨同舟,无畏于寂寞,无羡于财富,无谓于诱惑,一心为国守岛的精神烙在了这一方舞台。 地理位置的“孤”和二人工作内容的“枯燥”,给话剧《守岛英雄》设置了不小的难题。主旋律题材必须与观赏性更好地融合,这就要求主创既能从复杂走向简单,将王继才坚守的人生浓缩到舞台上的2小时5分钟;又能从单纯走向丰富,在升旗、巡岛、观测、记录海防日志等32年重复了11000多次的工作流程中,寻找有意义的冲突,挖掘出人物的深度和厚度。 “一部好的话剧,不一定要刻意制造戏剧冲突,关键在于能不能直通观众内心。”话剧院院长解涛告诉记者,《守岛英雄》更希望通过丰盈的细节刻画,把观众带入到情境当中,再现王继才精神,树立在平凡的岗位上坚守和付出的价值观。 据悉,接下来该剧还将走出江苏,赴南昌、宁夏、北京等地演出。 交汇点记者 陈洁 图片:魏琳娜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