羸、赢、嬴、蠃、鸁、臝、䊨这七个字如何读?

说到蠃(luǒ)、鸁(luó)、臝(luǒ)、䊨(luó)、羸(léi)、赢(yínɡ)、嬴(yínɡ)这几个字,确实让我们感到很头疼。原因有二:其一,这些字实在是太难写,最简单的也要16画以上,且零部件确实很琐碎,每个汉字俨然是一个小型的精密仪器,哪个部件对错了号、写错了一笔都是问题。最让人不得其解的是,这些部件有着怎样的意义关联和逻辑关系也是一大难题。其二,这七个汉字有着同样的声旁,但读音却有着明显差异,竟有三种读法。为了搞明白它们的读音差别,我们今天就一起来挖一挖其中的道理。


欲说其音,先明其义

这七个字的读音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组,即luo组、lei组和ying组。为何有着同样的声旁却产生了三种不同的读音呢?这也是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,但是先别着急,讨论读音之前,我们还是先搞明白这些字的含义吧。


蠃(luǒ):常与"蜾"构成复辅音词"蜾蠃",其意为:寄生蜂的一种,常用泥土在墙上或树枝上做窝,捕捉螟蛉等小虫存在窝里,留作将来幼虫的食物。


蜾蠃


鸁(luó):为一种鸟,即鸊鷉(pì tī),是一种嘴细直而尖;翅短圆,尾羽均为短小绒羽。


鸊鷉


臝(luǒ):同裸,意为:露出,没有遮盖,如裸体。


䊨(luó):该字比较少见,很少使用,谷累积之意,或作禾累(禾累为一字)。


羸(léi):瘦弱,如羸瘦。


赢(yínɡ):获利、获胜。


嬴(yínɡ):1.姓;2.与"赢"同。


以上为七字的意义,其中臝、鸁与䊨并不常用。从造字角度考虑,这七个汉字均为形声字,以"蠃"(去"虫"字,该字无法打出)为声,然后再添加形旁而构成新字形。


声旁"蠃"(去掉"虫")的意义猜测

既然要讨论的这七个字都含有共同的构字部件,也是这些汉字的声旁,那么不妨把该部件单独拿出来进行分析。这七个字所从的声旁如下:


关于声旁"蠃(去虫)"文字学界有不同的说法。许慎《说文》曰:"蠃(去虫),或曰兽名,象形。"此后有人认为该字为"熊"字,比如"王佫于庚赢宫"就有学者释"赢"为"罷"。后来《吴大澂篆书论语》中的"罷"也写作了古“赢”。而关于"赢"字很多人也与"熊"联系附会到了一起,认为"蠃(去虫)"为肢解的熊,"赢"字意义便是:肢解开的熊要比整个的熊卖得钱多,所以"赢"有"盈利"之意。此说牵强附会,难以让人信服,且不具有分析其他字形的普遍性。还有学者把"蠃(去虫)"释为骡,单从字形上对照就不可信了。


其实,"蠃(去虫)"金文形体既不像熊也不像骡,当是一种有头有翅膀有腿的飞虫,"蠃"即是"蠃(去虫)"的初文,二者互为古今字。"蠃(去虫)"当是象形字,而"蠃"添加了"虫"字后则与赢、嬴等一样变成了形声字。《广韵》:"蠃,蜾蠃,蒲卢。郭璞注:细腰蜂也,负螟蛉之子于空木中,七日而成子。"《诗经》也有"螟蛉之子,蜾蠃负之"之说,因此有把"蜾蠃"和"螟蛉"混为一物的说法。


从字形对比可见,"蠃(去虫)"字形体与细腰蜂极为相似。而这种细腰蜂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暴露无遗,躯体除了头和肚子看起来都很瘦弱,因此含有"蠃(去虫)"旁的羸、蠃、臝、鸁多有裸露、瘦弱的意思。


蠃、鸁、臝、䊨、羸、赢、嬴的语音差异分析

按照形声字的一般读音规律,字音应与声旁相同或者相近,可是这组以"蠃(去虫)"为声旁的汉字则出现了三种情况:


读音分组


从以上三组分类可见,以"蠃(去虫)"为声旁的字第一组读为luo,此组与声旁读音相同,我们不必细说。第二组读为lei,此组只有"羸"字,属于韵母变化,是从luo韵变为lei,此种变化并不难理解。熟悉京剧的人就会发现京剧中有不少韵变现象,比如有时"成"读为"臣","青"读为"亲","荆"读为"金"等。因此,"羸"由luo韵变为lei比较容易理解。


第三组则要复杂一些,由luo音变为ying音。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中说:"嬴,从女羸省声。"显然这种说法不妥,"羸"从羊,声旁也是蠃(去虫)luo,与ying相差较远。徐锴则改变了许慎的说法,认为当是"赢省声",这种说法看似解决了问题,"赢"与"嬴"读音是相同,但是"赢"字读ying从何说起呢?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


"赢""嬴"读为ying当是几经曲折变化而形成的,先讹化再异读,然后声母丢失

前面我们说过,《广韵》:"嬴,蜾蠃,蒲卢。郭璞注:细腰蜂也,负螟蛉之子于空木中,七日而成子。"《诗经》曰:"螟蛉之子,蜾嬴负之。"如此可知古人把"蜾嬴"和"螟蛉"当作了一种昆虫。"蠃(去虫)"既可以表示蜾嬴,又可以称螟蛉,由此便出现了两种情况,有些人认为"蠃(去虫)"是"蠃"读为luo,而还有些人认为"蠃(去虫)"当为"蛉"字,音当读为ling,这便出现了"蠃(去虫)"字的异读现象。这种异读现象同"台"字一样,古音亦是两读:一为yi,一为tai,因此由"台"作为声旁的字也分为两组,一组为"抬""胎""苔";另一组为"贻""怡"等。


"蠃(去虫)"字古曾异读为ling,又是如何变为读ying的呢?其实,这里又经过了声母的变化,这种变化是由ling失落声母而实现的,当ling声母失落后就变成了零声母ying了。这种现象在同一形旁的形声字中并不少见,比如"影"的声旁为"景",但是"影"并不读jing,而是读作ying,这也是jing失去了声母"j"而变成零声母ying的结果。再如"顷"作为"倾"的声旁读为qing,但是在"颖""潁"中却读为了ying,这也是qing失去声母"q"的结果。(参1)如此分析,明确了声旁"蠃(去虫)"的异读和声母丢失,"赢""嬴"读为ying也不足为奇了。


结语

蠃、鸁、臝、䊨、羸、赢、嬴七个字有着相同的声旁"蠃(去虫)",但是读音却出现了三种情况,分别是luo、lei、ying。蠃、鸁、臝、䊨读luo与声旁相吻合,这是符合一般形声字的读音规律的。"羸"读lei则是由luo到lei韵变的结果,韵变在古读音中并不鲜见,现在京剧唱词中仍有不少相似的例子。"赢""嬴"读为ying则是经过几层曲折变化,首先声旁"蠃(去虫)"两读,一个读音为luo,另一读音是把"蠃(去虫)"当作"蛉"字读,读为ling,后来ling音又经过了声母脱落,失去了声母L,从而变成了零声母ying,这样"赢""嬴"便读为了ying。



参考文献:


1.孙中运著,《汉字杂谈》,吉林文史出版社, 2013年。


2.李学勤,《字源》,天津古籍出版社,2013年。